Uber:不存在的广告骗走我4000万美元

2019-06-01 20:40 作者:钱柜娱乐

  9月18日,旧金山,Uber一纸诉讼将广告公司Fetch Media告上法庭,指控后者提供的广告服务存在诈骗,索赔4000万美元。

  消息一出,Fetch对指控全盘否认,表示自己并没有进行广告欺诈行为。相反,Uber拖欠了700万美元的媒介购买费用。

  Fetch对外宣称:“Uber提起诉讼完全是为了模糊Uber在广告账单上长达数月的犯罪行为。”

  2017年初,Uber意识到自己似乎掉入陷阱。因为用户开始抱怨Uber的广告出现在被公司“拉黑”的网站上,这是一个美国极右翼新闻及评论网站,在政治上支持特朗普。

  Uber进而发现,Breitbart上的Uber广告点击呈现出可疑的规律和过高的点击率,似乎来自一些机器人操控的账户。然而,根据Fetch提供的分析报告,Breitbart的广告每周能够带来数十万(甚至数百万)的Uber APP下载安装。为此,Uber每周要为此支付上百万美元的广告费用。

  3月,Uber停止了这波广告投放。随后发生的事更让人意想不到:“新增安装量完全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下降”。

  困惑的Uber开始展开调查,通过研究,Uber惊讶地发现,一部分下载量其实是自然流量。换句话说,Fetch玩了一次移花接木的把戏,告诉Uber这批自发到来的用户是由Breitbart带来的。意识到自己花大价钱买来的客户竟然是免费客户,愤怒的Uber拒绝支付剩余的700万美元广告费用,并向Fetch索赔4000万美元的赔偿。

  移动广告欺诈、虚假安装的问题在过去两年逐渐严重,虚假流量导致的美国广告主经济损失在2016年达到72亿美元。不是每家公司都能像Uber那样发现媒体刷量的骗局,也不是每家公司都能像Uber那样拥有足够的技术发现媒体作弊的可能。这时,我们需要类似于裁判的角色去帮助发现并防范广告欺诈。

  作为第三方的裁判,不同于广告代理商与媒体平台存在利益关系,它们只对客观事实负责,可以做到客观公正。同时,由于长期深耕在广告欺诈领域,拥有丰富的反作弊经验,可以迅速定位诸如机器人点击、恶意篡改设备信息之类的欺诈行为。

  “这场诉讼,无论哪一方是正确的,这都是一个很大的突破。”Iotec全球执行官兼前任Omnicom英国首席数字官Paul Wright。

  Uber对Fetch的这场诉讼,引起各方高度关注移动广告的欺诈问题。而作为第三方广告监测服务商,AdMaster秉着公正客观的原则,精准监测分析每一次广告转化,并通过专业的反欺诈模型,分析用户的质量,为客户的营销保驾护航。

  在Uber反欺诈的事件中,归因算法是帮助Uber最终发现用户是自然用户、而非广告用户的关键。移动广告中的归因,是在客户进行一系列广告互动并转化后,评估每一次广告互动对转化影响力的评估。通过归因算法,我们可以准确判断一个新用户究竟是自然转化用户还是因为广告而转化的用户,广告转化的用户都被哪些广告所影响。最终,让广告主更科学合理地分配花费的每一块钱,并使转化价值最大化。

  • 足球滚球,188滚球
  • 下一篇:青浦自动圆盘烫金机报价_坛辰机械
  • 上一篇:徐州警方执法监督走出“纸上谈兵”